厦门网:我与鼓浪屿的不解之缘

日期:2019-04-24 浏览数:413

    敬亭山
  “倚剑来寻小洞天,延平旧迹委荒烟。一拳顽石从空坠,五色蛮旗绝海悬。”台湾诗人连横的《游鼓浪屿》让我对鼓浪屿很是憧憬,而“钢琴之岛”“万国建筑博物馆”等美誉和林巧稚、马约翰、舒婷等鼓浪屿名人更激发了我的好奇心。有生之年一睹鼓浪屿容颜的心愿就此生根发芽、茁壮成长……
  1996年填报高考志愿,我毫不犹豫选择了厦门大学。毫无疑问,我是奔着鼓浪屿来的。新生报到后的那个周末,我迫不及待拉上几个老乡直奔鼓浪屿。坐在2路公交车里,我心潮澎湃、思绪万千。一转眼,我们已到达轮渡码头,站在鹭江道朝对岸望去,一块巨石掩映在绿树丛中,红砖古厝散落在岛上,这就是我仰慕已久的鼓浪屿。登船上岸,我们直奔日光岩,海拔不到百米的攀爬对于我们来说易如反掌,才十几分钟我们就爬到日光岩顶。被军训晒得黑不溜秋的我们,纷纷在日光岩顶合影留念,连片的红砖建筑背景衬托出我们青涩的笑容,洗出来的照片连同家书一起寄回家,那笑容是开心而又满足的。
  大学期间又上了好几次鼓浪屿,大多是陪外地同学或亲戚,一般带他们到日光岩景区门口后,他们自己进去玩,我则在景区外闲逛,对鼓浪屿的热情也逐步消退,再也不如第一次登岛那般好奇、激动。
  毕业后参加工作,因户外运动卡可以免费上鼓浪屿和进景区,周末常跟妻子一起游鼓浪屿。一般我们喜欢走游客较少的西线,上钢琴码头后沿延平路直行,经燕尾路、兆和路、鼓声路到达鼓浪屿沙滩,吹着习习海风、看着潮起潮落,稍事休整后爬山经琴园直奔泉州路林记鱼丸,在院子里大榕树的荫蔽下,伴着悠扬的钢琴声,美美吃上一碗鱼丸,甚是惬意!可好景不长,因户外运动卡免费范围的调整和鼓浪屿游客的疯涨,嘈杂的人流和随处可见的烧烤油烟让我们迅速减少了上岛的次数。
  随着鼓浪屿申遗的成功和厦门会晤的举办,鼓浪屿又重新焕发出生机和活力,一系列的整治提升和限客措施,使得鼓浪屿的旅游体验大幅攀升。巧合的是,我的工作单位也调整到了鼓浪屿岛上。每个工作日的早晨,当我迈上鼓浪屿钢琴码头,行走在各式历史建筑之中,干净整洁的街道、规范有序的商铺、花红柳绿的庭院映入眼帘,经过日光幼儿园和人民小学校门口,一群朝气蓬勃的学生正走进校园,欢笑声、读书声、钢琴声回荡在空中,我的脚步变得轻盈,心情也很愉悦,我想,我又深深爱上这座岛了。
  从仰慕神往到逐渐疏远再到深刻融入,从景区游览到周末闲逛再到服务管理,我与“女王皇冠上的宝石”鼓浪屿结下了不解之缘。未来的日子里,我会用自己的真情付出,努力让鼓浪屿成为每个人心中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的诗和远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