鼓浪屿燕尾山的那些往事

日期:2019-06-27 浏览数:408

W020180502515287623595.jpg

■燕尾山午炮台遗址(鼓浪屿申遗时重修)

W020180502515291154488.jpg

■原厦门海关理船厅(鼓浪屿人称为“总巡公馆”)

  鼓浪屿北部燕尾山生态公园,沿海滨顺山势修建的环岛路,两旁绿树葱茏,三角梅、羊蹄甲和不知名的野花盛开,如今已成为游客拍摄风景、婚纱照和居民散步的好地方。然而,许多人并不知道这里发生的那些往事。 文/图 林聪明

  原是岛上最大的坟山

  燕尾山原来是岛上最大的坟山,山上的树木主要是相思树和木麻黄。

  燕尾山西侧靠近原厦门造船厂鼓浪屿车间围墙的山坡上,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坟头,一块小小的花岗岩刻着“陈木发之墓”,那是我的大舅的墓。以前每当清明节,我就要跟随母亲来给大舅扫墓。母亲说,陈木发是家中的大哥,大约出生在1915年,从惠安来到鼓浪屿,当交通船的船员。大约在1942年,大舅的一个朋友在龙头路打了仗着日本人势力欺压百姓的台湾人,朋友逃亡后,大舅就被日本人抓走了,抓到哪里都不知道。八九个月以后,家里人才打听到,大舅被关在厦门的凤屿监狱,判了5年监禁。他在监狱中被日本人毒打,灌肥皂水,全身水肿,无法医治,叫家里人去领时,人已经不行了,回家没几天就去世了,死亡的时间是1945年农历九月初六,埋在燕尾山上。

  现在的燕尾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1997年厦门市殡葬管理所发布通告,将这里的坟墓全部迁走。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又建成生态公园。

  “猪弄”供应猪肉 后成电镀车间

  燕尾山朝西的海边,原来有一座两层建筑,海边凹进去的小沙滩围了一道墙,成为一个很大的圈养待宰生猪的猪圈,这就是当年鼓浪屿的杀猪场,当地人称为“猪弄”。“猪弄”的位置就是现在燕尾山生态公园朝西与环岛路连接的地方。

  那时,每天早上,“猪弄”的工人将宰杀好的猪肉运送到鼓浪屿旧菜市场,供应岛上的居民和单位,当年这里可是鼓浪屿猪肉供应的产地。“猪弄”与“四棵榕”相连接的一条路,就叫做“兴化路”。据说,当年的生猪主要从莆田运来,所以这条路就叫做“兴化路”,这是鼓浪屿门牌号码最少的一条道路了。我青少年时代,看到当时的生猪主要用船从龙海一带运来,船工将猪赶下海,再将生猪赶进猪圈。大约在上世纪七十年代,“猪弄”不杀猪后,一段时间成为鼓浪屿胶木厂的电镀车间。后来修建环岛路时,“猪弄”的建筑物被拆除了。

  几乎每天上山拾柴草 就地取材找乐子

 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燕尾山是居住在三丘田和四棵榕一带孩子捡拾柴草的主战场,我几乎每天都背着竹篓子或麻袋,拿着竹耙子和竹竿钩子,上山捡拾做饭煮菜用的柴草。

  每当春暖花开以后,草木葱茏的山坡上长满了开着淡紫色小花、细长的叶柄扎入泥土的“红花酢浆草”。这种草有根茎,放在嘴里嚼,汁有点酸甜,我们管它叫“咸酸甜”草。我们在山上玩时,口渴了就挖出来吃。它还是我们的玩具,在草丛中挑选出长得比较粗壮的草,从叶部底下将叶柄里面的干剥下,只留一条草茎的皮,两个人各拿一根,将两根草茎相交,看谁的草茎断了就是输了。这就叫做就地取材,找乐子,这是鼓浪屿的孩子才会的玩法。

  接近夏天的时候,野地里带刺的“虎莓草”长出一颗颗熟得发红的“虎莓”时,可是我们大饱口福的时候了。我们才不管这棵“虎莓草”是长在墓地,还是长在石头缝里,我们看好的就是可口的“虎莓”熟果,嘴馋时,边摘边吃,多余的就拿回家,井水洗一洗,吃得多么的开心。

  夏天到了,燕尾山红楼旁有几棵开满黄花的树,花朵引来了许多的“金龟子”,我会爬上树,将停在花朵上的金龟子抓获,拿回家在它的头颈处系上一根缝衣服的细线,牵着金龟子飞着玩上半天。

  部队操场看电影 驻地里面玩单双杠

  燕尾山的南侧,就是当年鼓浪屿救世医院的所在地。这座西医院由美国归正教会的郁约翰先生于1897年10月创办,1898年4月正式开馆。郁约翰自己描述:“救世医院是一座坚固的两层楼砖结构建筑,濒水而立,海水高潮时三面临水。”解放后,救世医院与林文庆、黄奕住等华侨创办的鼓浪屿医院合并,组建了厦门第二医院,原救世医院成为第二医院的肺科,直到本世纪初,厦门第二医院才迁往岛外。现在的原救世医院旧址改建成“故宫外国文物馆”。

  与鼓浪屿救世医院相邻的一座红砖洋楼,就是当年厦门海关理船厅,当地人称为“总巡公馆”。1862年3月30日,列强在厦门设立海关税务司,在鼓浪屿设立海关理船厅,厦门海关和港务管理大权就控制在外国人手中了。

  解放后,这里长期作为海军航标兵维护海上航标的基地。当年部队还在燕尾山平整修建一个操场,每逢部队放映电影,我们一群少年早早就来到操场等候,有时看电影的人多了,我们就坐到电影幕布的背后,反着看电影,这可是当年的一大景观。我们经常在部队驻地里面玩单杠和双杠,大门口的芒果树果子熟了,我们就爬上树摘果子。改革开放后,鼓新路60号原“总巡公馆”曾作为厦门航标区的办公楼。

  1949年10月17日

  解放军从燕尾山登陆

  燕尾山海边和山上,至今还可看到当年国民党军队为阻挡解放军而修建的6个钢筋混凝土碉堡,沿着海岸线还有当年修筑的战壕遗址。这些多层密集的防线,曾扼守着从海沧方向进入鹭江的咽喉地带。

  1949年10月15日,厦门战役打响,中国人民解放军第91师的271团(济南第二团)和93师277团从九龙江入海口出发,发起对鼓浪屿的进攻,解放军的攻击遭到国民党军队的抵抗,进攻受挫。10月17日晨,273团二营从鼓浪屿西北部的燕尾山登陆,俘敌第29师少将副师长以下1400余人。在解放鼓浪屿的战斗中,解放军牺牲了367人,失踪411人。

  我的父亲是一位船工,他告诉我,当年战斗结束时,他摇着舢板帮助解放军收殓牺牲的战士遗体,不少烈士牺牲以后,腿还深陷在滩涂的泥土中,潮水涨上来,烈士好像站立在海水之中。每年清明节,当英雄花开,红彤彤的木棉花好像在告诉我们,新中国的建立,人民的新生活是无数革命烈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。

  相关资料

  山坡顶上曾设一门“雾炮”

  用于警示船只和校正时间

  解放以后,由于国民党的飞机经常袭扰大陆,厦门是当年两岸对峙的前哨阵地,燕尾山上修建了四座高射炮阵地,也修建了弹药库和简易营房,为保卫厦门和鼓浪屿发挥了作用。上世纪七十年代,中苏关系紧张,厦门造船厂鼓浪屿车间成立了民兵高炮连,这些当年的高炮阵地成为民兵的高炮阵地。

  19世纪后期,厦门海关理船厅在燕尾山山坡顶处,设置了一门“雾炮”,就是为了遇到大雾天气,进港船只看不清楚航标和灯塔时,鸣放“雾炮”,警示和指引船只进港。后来又将“雾炮”的作用扩展,每周六中午12点根据厦门海关钟点鸣炮两响,让海关理船厅职员和鼓浪屿岛上老百姓校正时间。鼓浪屿申遗时,这里修建了燕尾山午炮台遗址。